中文 | English   
返回首页    联系我们
关闭本页
过年的味道



过年的味道

□ 陈凤香


  “爸爸,我们赶紧去贴春联吧!”女儿迫不及待地喊道。今年的春联和福字是她学习书法几个月后,在老师指导下写的,终于盼到了贴到大门上的那一刻。

  由于疫情原因,我们一家三口留在上海过年。除夕,大扫除,贴窗花和春联,做发面馒头,包水饺,忙碌到傍晚,竟真有一种小时候母亲常说的“忙年”的感觉,也勾起了我对童年时代春节的回忆。小时候最盼望的是过春节了,最大的诱惑当然是吃年夜饭的饺子。按照老家的传统,在这顿饺子里,母亲会特地包些硬币、红枣、年糕进去。包进饺子里的“惊喜”就是祈愿:吃到硬币,预示着新一年多赚钱;吃到红枣,意味着新一年甜甜蜜蜜;吃到年糕,寓意工作和生活一年比一年提高。因此,年夜饭的这顿饺子,满怀着吃到“惊喜”的期待,我总是能比平时多吃好几个,还要挑肚子圆鼓鼓的饺子吃,因为里面可能藏着一颗红枣。那时,觉得时间过得好慢,总是在漫长的期待中盼望着下一个新年的到来。

  慢慢地长大了,从大学到研究生,读书的地方离家越来越远。寒假虽长,春节却短,也慢慢体会到亲人团聚的感觉。

  真正品味到“过年”的味道,是在有了女儿后。我们长大了,成家了,有了孩子,父母却变老了。在外地读书时,父母盼着我早点放寒假,现在父母更多的是盼着我过年带着女儿回家。一声声奶声奶气的“姥姥、姥爷过年好!”能把父母乐开花。这时候的过年,更多的是情感寄托,是陪在父母长辈身边,唠唠家常,尽尽孝道。我也越来越浓烈的感觉到亲人团聚、家人闲坐、灯火可亲是世间最好的光景。

  “姥姥、姥爷新年好!姥姥,妈妈在水饺里包了硬币和红枣,我晚上一定能吃到好运气!”女儿拨通了母亲的微信视频,开始对着手机不停地汇报。此刻的我正准备着一场南北方合璧的年夜饭,手机两头连接的更是浓浓的亲情,深深的思念,甜甜的笑脸,这就是过年的味道,幸福不减,温暖加倍。

(作者单位:良友集团技术中心)